澳门葡萄京官方网站
个人资料
武乡牧之
武乡牧之
微博
  • 博客等级:
  • 博客积分:0
  • 博客访问:59,790
  • 关注人气:45
  • 获赠金笔:0支
  • 赠出金笔:0支
  • 荣誉徽章:
相关博文
推荐博文
谁看过这篇博文
澳门葡萄京官方网站
正文 字体大小:

[转载]王荩臣和三晋文豪郭象升的交往

(2016-10-20 16:27:18)
标签:

转载

分类: 历史研究资料
  王荩臣一生历经清朝、民国、新中国三个朝代,交际广泛,结识的人如过江之鲫,不知凡几,但交情最深者,莫过于晋城郭象升(字可阶,号允叔)。王荩臣的遗著《王念祖诗集》中,有数十首与多位师友交往相与的诗作,其中与郭象升有关的诗作共有十篇,数量之多居于首位,这也证明了他们关系之密切。

  王荩臣生于光绪八年(1882),比郭象升小一岁,他们在二十岁之前,分别在各自的家乡的州学里负“才人”之名。 
  光绪二十八年(1902)春季,山西大学堂正式开办,由中学专斋与西学专斋组成,沁水举人贾耕与浑源举人田应璜应邀担任中学专斋的教习,贾耕授《战国策》,田应璜授《明史》。中西两斋各招二百名学生,由山西学台刘嘉琛全权负责从全省新旧生员中择优调入,贾耕的侄子贾景德和弟子郭象升进入中斋学习,田应璜的弟子王荩臣进入西斋学习。其时,中斋教习和两斋学生都住在乡试贡院,每日上、下午各上三课,吃饭和住宿都在贡院,王荩臣和郭象升在此时虽没多深交情,但也彼此认识。
  当年八月,山陕两省在西安进行乡试合闱,王荩臣、郭象升等众生员参加了此次科举考试,王荩臣得中举人,郭象升因用典生僻而未中。王荩臣中举后,回到家乡温习功课,以待来年会试;郭象升因家贫先至高平崛山设馆授徒,再赴浑源任浑源中学堂总教习。次年,会试未中的王荩臣应郭象升之邀,在浑源中学堂充教习之职。彼时,他们朝夕聚首,以德业文章相切磋,不复知天下更有何事,惺惺相惜,交称莫逆。
  光绪三十一年(1905年),王荩臣与郭象升先后重赴山西大学堂求学,王荩臣仍入西斋,郭象升入中斋,这样,他们再一次成为同学校友。
  在山西大学堂上学期间,王念祖同郭象升、梁俊跃、米佩棻、武绍先、庞东生等同学集资创办了《晋学报》,其目得是:“欲发扬旧学,启迪新知,唤醒国魂,以振风化。”为当时山西青年的觉醒起了积极的作用。山西同盟会成立后不久,《晋学报》更名为《晋阳公报》,成为革命党人传播新思想、推动革命运动的重要阵地。
  光绪三十四年(1908年),王念祖在西斋预科毕业,再获举人出身;次年,郭象升在中斋毕业,获拔贡出身。此后,王荩臣在西斋法学科学习,于宣统三年(1911)获进士出身;郭象升则先被清学部任命为七品小京官,再返回西斋担任国文教习。

  民国成立后,郭象升先后在山西优级师范学堂、山西医学专门学堂、山西大学校等多所学校执教,在山西教育界颇负盛名。王荩臣先任太原地方审判厅推事,后担任《山西民言报》主笔,以忤某军官故报馆被砸,避祸于大同,在云中三中任教。
  民国7年(1918),王荩臣和郭象升等人以山西选举人的身份赴北京政府参加国会选举。在北京,王荩臣和郭象升等人参加各种游宴、听戏,一起参与国家大政,度过了三个多月的愉快时光。后来,郭象升获任众议院众议员,王荩臣无功而返,重新回到云中三中执教。
  民国10年(1921),郭象升离京返并,一直在山西省教育界的高校任要职,成为誉满三晋的教育家和藏书家。民国16年(1927)秋,王荩臣从大同重返太原,先后在云山高中、并州学院等学校任教。王荩臣和郭象升同卜居太原,衡宇相望,各牵于公务,踪迹甚疏,但与此前相比,却当称为交往频繁。
  郭象升的寓所位于太原文嬴湖畔三圣庵街,其夫人薛氏是王荩臣的浑源同乡。王荩臣与郭象升原本就要好,再加上与薛氏有同乡关系,友谊更进一层,常饮于郭家。郭象升多年来从事文化教育工作,身边自然而然聚集了一些诗文朋友。这些朋友的学问底子都差不多,对古文及格律诗都各具特色,他们经常到郭象升的家里饮酒消暑、诗词相和,形成了一个相对固定的朋友圈。郭象升寓所的藏书室名曰渊照楼,藏书万卷,文人们在郭家聚饮之后便到渊照楼吟诗作乐,被称之为渊照楼雅集,王荩臣对古诗词的鉴赏创作颇有心得,因此常常参与渊照楼的诗文聚会,加入到以郭象升为核心的文人圈子。
    
    至日小饮渊照楼偶成一什即呈在座诸君子
  劝君且尽眼前杯,难得初阳此夜回;
  大地风尘今日满,玉门锁钥几时开。
  添来白发随宫线,冷到名心逐管灰;
  我欲登楼望云物,萧萧胡马剧堪哀。   

          九日步允叔原韵    
  江山满目见新亭,不忍重阳乱后经;
  落帽有谁头共白,题糕遇子眼能青。
  迢迢银汉明如练,点点星辰淡若萤;
  一曲后庭曾记否,悠扬哀怨哪堪听。

  王荩臣与郭象升在本质上都是文人,他们均才思纵横、关心时政、思想开放,都喜爱吟诗作赋,多年的相知使他们成为非常密切的朋友。他们交往几十年中,一起砥砺学问,始终不愉地把对方视为知己,这正如王荩臣对郭象升所云:“人生所贵在知己,富贵功名何足珍?”   
  王荩臣的诗才纵横,一向高自期许,但他对郭象升的学问非常钦佩,曾在《上郭允叔学长》的诗中给予过很高的评价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上郭允叔学长
  镕经铸史老生涯,一代争传著作家;
  早岁才名惊海内,暮年词赋动京华。
  瀛湖夜静看明月,渊照春深醉落花;
  似此风流堪问字,元亭载酒待侯芭。

  民国26年(1937),抗日战争爆发。10月,日寇在晋北疯狂进攻,太原已风声鹤唳,各学校、机关都纷纷南迁,郭象升和他领导的山西文献委员会决定往晋城一带撤退避难。
  9月19日是中秋节,郭象升在寓所大宴宾客,满座高朋,王荩臣依约前往。席间,宾主都知道太原将要沦陷,转瞬各奔东西,相见无期,大家想到这可能是最后聚宴,均心如刀割,只是借酒消愁,强颜欢笑而已。过后没几天,在萧瑟的秋风中,郭象升随省城机关离开了太原,走入了不可测的历史甬道。

  抗战初期,王荩臣在太原苦熬度日,郭象升避居于晋城。民国27年(1938)初,郭象升在晋城巴公镇被日军俘获,先押解到北京,后胁迫至太原。王荩臣自从得知郭象升被掳后,一直担心着好友的生命安危,长夜无眠时,他总会通过写诗来寄托对友人的挂怀。
  9月,郭象升被日伪军警护送回太原。短短一年天气,郭象升已成无家之人,他得知王荩臣还在太原,便轻装造访,暂时居住在同一处小院。
  在动荡年月能与挚友重逢,王荩臣喜不自胜,特作一首诗以记之。

         喜郭允叔学长返晋        
  故人天外至,相见乐何如;
  家室流离日, 河山战伐余。
  惊心询戚友,掩泪说图书;  
  此处能容膝,灵均且卜居。

  同处一院,王荩臣与郭象升常常剪烛长谈,他们想到外侮入侵,前途茫茫,分外伤感。这一时期,王荩臣写了一首《与郭允叔学长夜话》,表达了这种悲苦的情怀和忧虑。
        
          与郭允叔学长夜话
  乱后相遭倍觉亲,白头况是苦吟身;
  中原此日知何日,客邸逢人问故人。
  但说田园应坠泪,若谈烽火更伤神;
  山川满目皆荆棘,何处桃园可避秦!​

  民国28年(1939),郭象升在伪省长苏体仁胁迫下,勉强出任伪山西省文化委员会委员长,移居于城南的一处院子。但他常在家托病不出,以诗文自慰,好在郭象升还有一些未撤离太原的好友以及书籍为伴,能让他一解烦忧。
  郭象升出任伪职后,一些旧日好友都把他视为汉奸,这让他心理背负了沉重的负担,一直受着良心的谴责。王念祖深知郭象升的品格和为人,他在郭象升处于人生低潮时并没有弃之不顾,而是常常去探望,给予着好友精神上的抚慰与关怀,帮助好友排解内心的苦闷。
  10月的一天晚上,大雪纷飞,心血来潮的王荩臣一时兴起,便冒雪前往郭府。王荩臣拍打门环,来应门的正是郭象升,两人对视,不禁哈哈大笑。进到屋里,这对劫后余生的老哥俩非常兴奋,王荩臣仔细打量着郭象升,惊觉短短一、二年间,郭象升的两鬓竟然长满了白发,已不复旧日容颜。
  当天夜里,王念祖情怀荡漾,不能入睡,他起身来到书桌前,摊开笔墨,一首《雪夜有怀郭学长允叔》的七言长诗款款而出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雪夜有怀郭学长允叔              
  山城十月风怒号,千树万树声如涛;
  夜半开门忽大笑,庭前庭后俱鹅毛。
  前年君傍瀛湖住,我曾亲谒高人寓;
  金樽银烛客盈堂,满架琳琅不知数。
  去年离乱各西东,关山吹断鲤鱼风;
  君在故园逢归燕,我从旅邸听征鸿。
  今年相见容颜改,非复当时旧风采;
  两鬓惊添白发新,赢得诗名满沧海。
  离合悲欢各有因,乱余相见倍相亲;
  人生所贵在知己,富贵功名何足珍。
  并门一夜纷纷雪,念君孤衾冷於铁;
  何当乘兴一访君,旧恨新愁为君说。

  10月8日是中秋节,在此前后,郭象升常招王荩臣、常松涛等五六友人于寓所,酒诗解愁。觥筹交错之后,友人们便寄情于诗,那天,王荩臣分得“月”字,留下了这样的诗句。

    中秋月(分得“月”字)
  云舒一夕清兴发,樽酒邀朋看明月;
  为言今夜是中秋,肯使繁华顿销歇。
  斯须月出锦筵开,红烛高烧笑语来;
  酒色月光同潋滟,花枝人影共徘徊。
   记得前年中秋节,烽火连天胆欲裂;
  非惟有月无人看,反恨月光太皎洁。
  去年中秋不可语,秋云笼住花深处;
  潇潇暮雨愁煞人,明月不知何处去。
  今年月色白于银,碧天万里无纤尘;
  流萤灿烂星三五,皓魄当空玉一轮。
  人生难得中秋好,昔日少年今已老;
  但愿年年长似兹,月圆人寿永相保。
  耿耿银河夜未央,杯盘狼藉满中堂;
  主人既醉客亦去,一庭明月照流黄。
  归途缓缓傍瀛湖,湖上垂杨影欲无;
  月光水色浑不辨,昏昏醉眼认模糊。

  此诗首句的“云舒”,是郭象升晚年的号。王荩臣在诗中记述了前年、去年、今年中秋的情况,前年中秋,他蒙郭象升延接而共度此夜;去年中秋,他由太原客居榆次,留下了这样的诗句:“时危端仗出群才,谁令雁门又不开;寸寸河山分国界,这回不得比前回。捧出云端镜一台,千门万户共徘徊;伤心最是浮家客,八口流离拜月来。”今年中秋,他又蒙郭象升招宴,饮于郭府。这短短三年,经历了日寇入侵,山河易色,人的心理也产生了巨大的变化。
  这一天,郭象升同样有诗文留世,其诗与王诗相比,用词更加直接鲜明。

      已卯中秋有述
  一年明月今宵多,韩诗每到中秋哦;
  今年中秋月依旧,今年月下人如何?
  前年芦沟事变起,留滞并门未归里;
  中秋宴客强寻欢,礮火声中酒杯止。
  去年重踏并门路,寄食亲朋无定处;
  中秋愁雨复愁风,草草壶觞坐云雾。
  今年移寓近城南,节届中秋与客谈;
  不须卜夜先观画,万里天空正蔚蓝。
  晚招六客五不至,但有常君车载致;
  相将把酒共持螯,纵论不关天下事。
  月光穿户白于霜,送客归来自下堂;
  徘徊花树寒生袂,寂寞池台水照廊。
  记得南朝宰相说,今宵只可谈风月;
  己同世外水云身,不问人间瓜果节。
  可怜岁序因循变,戌鼓军笳隔乡县;
  唾壶如意本空空,浪说摩挲千百遍。
  悲欢离合系人思,水调歌头玉局词;
  年年但愿人长久,千里婵娟共此时。

  民国29年(1940),日军已侵占了大半个中国,在军事上处于压倒性优势,国民政府退守西南边陲,勉力支撑着摇摇欲坠的危局。那时,珍珠港事件还未爆发,美、英盟军还未对日宣战,中国抗日战争处于最为困难的时候。在看不到战争结束希望的日子里,郭象升度日如年,情绪非常低落,只有极少数几位老友与之往还。
  在一个雪天的夜里,王荩臣长宵难眠,便写了二首七绝。再一次见面时,他将此诗奉给郭象升观看。

       雪夜不寐有怀允叔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    云影模糊烛影斜,纸窗竹阁静无哗;
    不知十月山城里,玉笛何人谱落花。

    三更风定雪漫漫,此夕无端入梦难;
    满树梨花满阶玉,料应词客也凭栏。

  郭象升看后,兴致勃勃,奉和词如下:

    次韵奉答念祖雪后见怀之作
  晏岁飞腾暮景斜,闭门深巷隔喧哗;
  何当雪虐风饕过,听得街头卖杏花。

  神山仙岛海漫漫,船引回风望见难;
  凭仗雪花装点出,白银宫阙玉栏干。
  (郭注1.“闭门深巷隔”为少陵句;2.“海漫漫”乃白香山乐府诗题之一。)

  民国29年(1940),是郭象升的六十大寿之年。往年过生日时,郭家寓所早就张灯结彩,车水马龙,今年却只有几位滞留太原的老友来拜访,门庭冷落,倍感寂寥。好在王荩臣写了一首《寿郭允叔先生》,趋奉而来,在诗中王荩臣希望好友暂时忍辱偷安,留有用之身以待将来报效国家,这让郭象升多少有些安慰。

     寿郭允叔先生          
  闲中岁月足徜徉,花甲将周鬓未霜;
  自有经纶能报国,漫愁烽火不还乡。
  葡萄美酒霞同艳,黼黻文章晚更香;
  苍狗白云无一定,莫教容易感沧桑。

  王荩臣的好意并不能消减郭象升胸中的积郁。寿诞过后,郭象升的心情变得更加恶劣,他感怀自己空负一身才华,却无用武之地,积郁难舒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漫书    
  辛巳纪元吾已隆,龙飞光绪七年秋;
  读书草草知春秋,花甲垂垂近一周。
  独抱文章期后世,坐观沧海到横流;
  不须问舍求田去,已堕英雄百尺楼。

  民国31年(1942)9月,郭象升在参加伪政府的一次祭祀中偶遇风寒,遂决定任由病情发展,拒绝一切治疗。10月间,郭象升因病情加重,饮恨而逝,时年62岁。
  郭象升的骤然离世,让重情重义的王荩臣悲痛万分。夜阑人静,他常常会想起和郭象升在一起的日子,想到郭象升的胸次怀抱,想到郭象升的学术文章,每当此时,他只能对月独酌,以诗抒怀。

  时光如梭,光阴如流。一个甲子后的今天,王荩臣与郭象升这对好友都已仙去多年,但他们之间的深厚情谊永存于天地之间,与日月同驻。

0

  • 评论加载中,请稍候...
发评论

    发评论

   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,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。

      

    澳门葡萄京官方网站 版权所有

    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