澳门葡萄京官方网站
个人资料
武乡牧之
武乡牧之
微博
  • 博客等级:
  • 博客积分:0
  • 博客访问:59,087
  • 关注人气:45
  • 获赠金笔:0支
  • 赠出金笔:0支
  • 荣誉徽章:
相关博文
推荐博文
谁看过这篇博文
澳门葡萄京官方网站
正文 字体大小:

[转载]《燕赵都市报》:野菜、粗糠与虱子(抗战笔记)

(2015-08-04 10:42:59)
标签:

转载

分类: 文学艺术资料

上周六,《燕赵都市报》连载抗战笔记之——《野菜、粗糠与虱子》。感谢!收藏!



[转载]《燕赵都市报》:野菜、粗糠与虱子(抗战笔记)

最饥饿的冬天里,成群的游击队员躺在太阳下,细心地捕捉自己身上的虱子,然后小心地、准确地送到嘴里。像吃炒豆,像嗑瓜子,“吱吱”地嚼,津津有味……

野菜、粗糠与虱子

李春雷

极端的生存实践中,根据地群众进一步认识和熟悉了一百多种野菜。

叶可食者:刺蓟菜、车前子、防风、牛舌头菜、麦兰苗、铁扫帚、山葱、山蒜、薄荷、山苋菜、莲茄、马丝菜、连翘、桔梗、蒲公英、褚叶、酸酸菜、楸叶、槐叶、杨叶、柳叶、椿叶、椒叶、黄莲叶、榆叶、柿叶……

叶和根俱可食者:野生姜、莠草籽、酸枣……

皮可食者:桑皮、柳树皮、榆树皮、玉茭帽子……

这些野物的吃法各不相同,有的需将茎叶摘下、洗净、煮熟之后,经过冷水浸泡数日,待苦味消尽之后方可食用;有的将菜叶腌成酸味后再行食用,这样有利于消毒;有的将菜叶晒至半干,压成菜饼,为日后长久食用储备。

新摘回的蓖麻叶,是不能吃的,需放进锅里煮熟,捞出来把水控净,捂进缸里,用泥巴将缸口封严,直到来年春天,拿出淘净,沤成酸菜,才能食用。整个工序是一个脱毒的过程;槐树叶子也有毒,牛吃了会闷嚼(不能反刍),人吃了会脸肿,有的连指头都会烂掉……

积年累月以野菜为主食,野菜中的毒素不断聚结于人体,因而大部分人出现浮肿,胖胖的,红红的,皮肤透明,似乎能看到肉皮下蠕动着的毛细血管。

仅靠野菜支撑的躯体是虚伪的,走不了路,更负不了重,走几十步就需躺在地上喘喘气。有时,走着走着,摔倒在地,就死去了。因而,路沟里经常可以看到肥肥胖胖的死尸。有的死尸时间长了,也无人收,肌肉没有了,只剩下衣服包着白森森的骨头……


[转载]《燕赵都市报》:野菜、粗糠与虱子(抗战笔记)

俗语说,三天不吃糠,肚里没主张。

糠是山民的主食。

山里人多种谷子,望天收,产量低,一亩地只收几十斤。谷穗毛茸茸的,籽粒却是瘪的。真正的米粒没多少,其实大多是糠。

产量低,还须交租,所剩无几。全家平时吃小米是不可能的,只得吃糠。平时数着米粒下锅,直到过年时,才能敞开肚子吃上一顿纯小米饭。所以,平时家里即使存着半升小米,也要设法去富家换半缸粗糠回来。

糠有粗糠、细糠之分。谷穗在谷场上打下的第一层外壳,是包裹谷粒的,经风雨,晒太阳,粗糙干涩,是粗糠。碾盘上碾下的包裹米粒的糠,黄黄的,亮亮的,叫细糠。


[转载]《燕赵都市报》:野菜、粗糠与虱子(抗战笔记)

[转载]《燕赵都市报》:野菜、粗糠与虱子(抗战笔记)

不管粗糠细糠,基本上都没什么营养,吃到肚里,不消化,拥塞到直肠,硬,像杏核,拉不出屎来。男人、女人都是这样,生疼,肛门流血。小孩们疼得嗷嗷哭,大人们只好用手指抠,用筷子撬。大人们只得自己动手了。大姑娘,小媳妇也是如此,蹲在厕所里,半天不能出来。

1942年秋天,元氏县抗日政府在旷村召开全县干部大会。与会人员大都“便秘”,大家坐立不安,烦烦躁躁,会议无法正常进行。县长吴秋只好“对症下药”,号召大家开展一次“互助拉屎”活动。

男女分开,自愿结对,大家都撅屁股拉屎,你帮我挖,我帮你掏,一点儿一点儿往外掏大便。

事后,一首快板书很快流传开来:“抗日战争真是难,拉屎如过鬼门关。吴县长,真是沾,拉不下屎来(号召)用钥匙剜。党政军民同甘苦,日本鬼子早完蛋!”

每人身上都有虱子和跳蚤,它们是那个时代里人类最亲近的朋友。

由于没有化学毒杀药品,虱子、跳蚤的数目应该是人类数目的千倍万倍,爬满了世界。

所以,在八路军和游击队里,大家都称虱子和跳蚤为“抗日虫”。谁过不了这一关,谁就不是真正的抗日战士。

人们每天起床后的第一个事项就是捉虱子、跳蚤。不少人只有一身棉衣,没有衬衣,更没有外衣。掀起棉袄,胸膛上爬满了跳蚤。

一盆水放在地上,把虱子和跳蚤拣出来,扔进去,然后集中杀死;或点上一堆火,把棉衣向火中猛力抖动。只听“噼噼啪啪”直响,像机枪扫射。

最可恶的是一种生在阴部的阴虱,其外形像火蜘蛛,八角状,最难对付。虽然弯下腰来就能捕捉,毋需人帮忙,但明人只能做暗事,需找一个背人的地方。八角阴虱较别的虱子短小,却更有钻扎力,总是顺着阴毛往肉里扎,大半的身子钻进肉里,用手很难抠出,直抠得虱血与人血混成一片。

最有效的办法,当然是把衣服煮一遍。但煮完晒干后,一两天就又传染遍了。后来,干脆也没人煮了。

虱子多了不咬人,的确是这样。

不是不咬人,而是咬得麻木了,习惯了。


[转载]《燕赵都市报》:野菜、粗糠与虱子(抗战笔记)

说虱子是抗日战士们最亲近的伴侣,实在是不过分的。极端的时候,它们还是战士们的小点心呢。

最饥饿的冬天里,脸发青,眼发绿,心发暗,山上、地里、树上什么吃食也找不到了,只有这些虱子了。成群的游击队员和民兵躺在太阳下,贪婪地、细致地在自己身上捕捉虱子,然后小心地、准确地送到嘴里。

“这才有营养呢,净是血,吃了补血。”“本来就是我的血,我再吃回来!”说着,又捕到一个,像扔炒黑豆一样,扔进嘴里,“吱吱”地嚼,津津有味……

0

  • 评论加载中,请稍候...
发评论

    发评论

   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,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。

      

    澳门葡萄京官方网站 版权所有

    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